东营生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东营资讯,内容覆盖东营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东营。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 >车主称搀扶老人被判赔10万续那么各提诉讼觉得

车主称搀扶老人被判赔10万续那么各提诉讼觉得

来源:东营生活网 发表时间:2017-12-26 17:06:36发布:东营生活网 标签:云鹤 许云鹤 王秀芝

  本报记者朱虹核心提示12月26日下午,备受关注的许云鹤不服一审判决上诉案件,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天津红桥法院一审判决:,2017年12月26日,在天津市红桥区红旗路,天津市民许云鹤与王秀芝老太太之间发生了纠纷,救人反被索赔事情得从两年前的12月26日开始说起,许云鹤说,那天中午将近12点的时候,他开车在红旗路第二车道,由于前面有辆货车,他转向第一条车道,转向之后他发现了距离他4、5米处,突然出现了一位横跨护栏的老太太。

  2017年12月26日,天津市红桥区法院一审判决许云鹤赔偿王秀芝10.8万余元,看见白发苍苍的老人摔倒在面前,许云鹤说,他当时马上停车,下车搀扶老人,并拨打了120,这位老人就是67岁的王秀芝,二审庭审现场,当事人双方争论的焦点在哪里?该案又为何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庭审现场,双方对事件描述大相径庭在12月26日的庭审现场,当事双方对两年前事件发生时的一幕进行了描述。

  结果我过去以后,老太太就是碰哪儿哪不行,一碰就喊,然后我就给她打120了,许云鹤称,当时他将车停下,下车搀扶老太太,没想到一碰老太太,她就直喊疼,许云鹤:我说行,您拨不了号了,您说多少号我给您拨。

  后来,老太太说要借电话用,当许云鹤把电话借给她时,她在电话里说自己被车撞了,让人赶紧来,摔倒由于惊吓交通民警到达事故现场后,对事故现场进行拍照记录,其中测量许云鹤的车与老太太距离为2.4米,一年多后,老太太到法院起诉了许云鹤,要求赔偿医疗费等16万余元。

  在老人治疗的同时,许云鹤主动交了3000元去警方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痕迹鉴定,最终的鉴定结论是:不能确定许云鹤驾驶的小客车与人体接触部位,在法庭上,王秀芝回忆了当天的详细情况,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年12月26日,许云鹤收到了这样的法院判决书。

  医院检查结果表明,王秀芝右胫骨平台骨折、右膝内外侧半月板损伤,许云鹤对此表示不理解,如果照此推断,那么与他同方向行驶的4个车道的车就都会对跨越栏杆的王秀芝老人带来惊吓,那岂不是所有的车都应该对老太太的摔倒负责任?判决书里提到,“原告跨越中心护栏属于违法行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根据交通法中相关的减责规定,最终法院判定许云鹤要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赔偿金额为108606.34元,法院判决理由是:不能确定小客车与王老太身体有接触,也不能排除没接触。

  就在昨天中午12点41分,王秀芝老人的家属以事实真相009的名字开通微博,但记者目前还无法联系到这位家属,一审判决称,王秀芝因跨越中心隔离护栏属违法行为,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许云鹤也要承担40%的民事赔偿责任,12月26日下午3点半,许云鹤的案件将会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判决是否会更改一审的判决结果?事实究竟是什么?中国之声将跟踪报道。

  在二审庭审现场,上诉人许云鹤提出了两条上诉请求:一是撤销一审错误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二是全部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这一饱受争议的理由是否成立呢?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显东昨晚在接受《新闻纵横》值班编辑马文佳、王一棚采访时这样表示:李显东:我们在法律上明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说在道交法的第63条明确规定,行人不能跨越道路交通隔离的栏杆,所以在本案中判决书认定了这个老太太是有跨越栏杆的行为的,所以行人跨越道路隔离设施本身是违法行为,而一审判决是根据猜测和假定作出的,没有证据支持。

  所以从63条的这个规定来讲,就是说如果有行人从这个栏杆上掉下来,他摔伤了,这个时候别人驾驶人在离四五米的时候停车下来去协助他,这是法律的要求,所以这个在当时是没有任何的违法行为的,同时,跨越护栏属于违法行为,被上诉人应该负全部责任,李显东:如果按照公平责任,也就是说即使我没有什么责任,也要承担责任,我觉得呢公平责任呢是不是那么人家主张,人家是做好事,那么你现在主张人家是侵权行为,在这个情况之下,你就判10万,是不是公平,我个人感觉,恐怕有点彭宇案的味道。

  一是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二是诉讼费用由上诉人承担,你必须要证明侵权行为的四个构成要点,你才能够要求别人被告承担民事损害赔偿的责任,我觉得这是我们26日的审理的重点,不能逾越的基本问题,此外,上诉人没有缴纳强制保险,应该承担相应的保险责任。

  对于是否应该帮助摔倒老人的话题讨论,目前已经远远超过了整个案件本身,据了解,警方指定的鉴定机构天津市天通司法鉴定中心最终的鉴定结论为:“不能确定许云鹤驾驶的小客车与人体接触部位,不能排除小客车与王秀芝有接触,也不能排除小客车与王秀芝没有接触,应该不只当事两方提出的看法,而是应该有一个强有力的第三方的办法。

  张寅龙认为,“无法确定原告伤情的具体成因,但能够确定原告伤情系外伤所致,所以我觉得我们一方面应该让更多的公共路面具有交通状况的监控能力,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怎么办呢,我觉得法院在对待这样的案件的时候要慎之又慎,做出这样的判决之后引起如此大的社会争议,并且不能得到一个比较明确的真相的揭示,最终给公众留下了一个该不该弘扬社会的基本公共道德方面留下一个很大的心灵的创伤”交通民警到达事故现场后,对事故现场进行拍照记录,其中测量许云鹤的车与老太太距离为2.4米。